柴静:做中国有良心的媒体 - 中播网 - 用心吐字·用爱归音
设为首页
加入收藏
全国统一客服热线:400-636-2003 刊登广告 | 我要留言 | 用心吐字·用爱归音

中国播音主持网 > 主播人物 > 故事 > 内容阅读 -> 文章正文

柴静:做中国有良心的媒体

来源:央视博客 | 作者:悠然小卒 | 发表时间:18年07月27日 | 【加入收藏】 【我要举报】

柴静总结自己十年记者生涯:“看见,就是从蒙昧中睁开眼来,看见自己,看见他人。”

十年,柴静从一个初入央视的小姑娘,成长为 “中国最优秀的电视主持人之一”。她和同事们站在一个个公共新闻事件的风口浪尖,丈量着社会公义的尺度。

柴静援引《大公报》总编辑张季鸾的话:大时代中的记者,下笔切忌嬉笑怒骂,要出自公心与诚意。“看见”二字里,有她对公义的理解与实践。

“看见”人的心里

在新书《看见》的宣传片中,柴静的第一句话是:“我写的是十年当中我看见的人,是他们构成了我。”

十年前,陈虻问柴静如果做新闻,关注什么,柴静说:“我关注新闻中的人”。就因着这句话,她进入央视,并走到今天。

再之前,柴静十九岁做电台,观众常写信说:“把你当成另外一个自己”。她意识到,电波那头,是一个个具体而真实的人的存在。

采访李阳家暴事件那期,她坐在李阳妻子Kim对面,小本子上列了5、60个问题。Kim第一次在采访中吐露家庭问题,多年积压的情绪像乱流一样迸射出来。柴静意识到,自己准备的问题这时反而成为一种障碍,她合上本子,试图将自己浸在她的感觉里去感受她,忘掉问题。“采访像水流一样,流到那就有一种人情上的往来,那个往来是直觉告诉你,你只能这么问或者你就这么问吧。”

柴静为Kim带了一束花,Kim看到这束花,打开家庭相册给柴静看。其中一张与丈夫的合影旁边贴了一枝多年前结婚纪念日送的玫瑰花,被Kim用塑料薄膜平平整整地保存着。这一朵花给柴静很深的刺激:“以前我觉得,人是人,我是我,这一刻,我觉得没有人我之分,她跟我对自身完整的愿望是一样的,对幸福的憧憬也是一样的,只不过她出生在这,这样生活;我出生在那,那样生活。所以平等不是悲悯或者同情,是我和你都共同生活在相近的生活当中,你所经受的,我必然经受,当我们共同在为生存挣扎的时候,我们就是平等的。”

初入央视时,坐在时空连线主播台上的柴静曾被观众评论:“冷酷的东方时空,冷酷的柴静。”那时候她喜欢把人逼到墙角,喜欢那种见血封喉、一招毙命的快感,这样的交锋可以让节目更好看。但是十年走过来,柴静慢慢理解了,什么是宽厚的力量。“宽厚不是容忍,宽厚是把你放在我心里,我也像你这样活一遍,我就知道了什么是因果。”

90年代陈虻创建《生活空间》的时候,提出关注人,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。柴静说,这个看似简陋而平凡的理念,正在被学新闻的有精英意识的人放弃。“但实际上过了10年、20年,我们还远远没有完成人的启蒙时期,因为我们太轻易就把这个流失了,这点温润的滋味变成了特别奢侈的东西”。

新书首发式最后,柴静说:“这些采访中的人,撼动我头脑中的概念,让我处在一种晃动不安的状态里面。这些概念已经无关乎职业荣誉感,而是关乎事件中关于人的生命实质,无论我们走了多远,我们都守护这个实质,绝不将它拱手出让。”

“看见”事实的真相

《新闻调查》是柴静人生的一个转折。曾经一个二十出头、还带着做电台时文艺气息的姑娘,被移栽到调查节目中,“把你一把摁在生活上,上面荆棘密布,一下全扎破了,青春期湿哒哒的东西就被挤掉了”。矫揉造作的文艺式伤感被纯理性的推理和强硬的逻辑取代,她不得不直面真实的生活和人性,用皮肤感受新闻。

2003年4月17日,柴静到《新闻调查》报到,正赶上栏目报道非典的策划会。柴静主动请缨,要求参与报道。他们直接赶到了医院,这个时候大众对非典的具体情况尚不知情,许多媒体还在报道“市民可以不带口罩上街”。五一节前,许多人近乎逃离般撤离北京,正常生活被打乱,电视台在反复重播节目。柴静和她的同事守在急救中心,跟着医生转运病人。他们住的宾馆拉起隔离带,从大门口一直连到“记者专用电梯”。有次他们回央视南院吃饭,有人找制片人张洁反映:“你还注意不注意我们大家的安全?”第一期节目拍完,他们的车停在南院门口,带子放在传达室,有人取了消毒完再编辑。那期节目叫《非典阻击战》,收视率调查显示,有超过七千万人收看了柴静深入非典病房的过程。

这次对非典的调查,让柴静明白,新闻为什么要准确:“我不敢再如此轻慢,因为准确二字事关着他人的性命。”

柴静来到《新闻调查》的这一年,正经历它的改革——确定“调查性报道”成为主体。2000年《新闻调查》正式提出“探寻事实真相”的口号,当时的策划组组长庄永志执笔写下真相的定义:“所谓真相就是正在或一直被遮蔽的事实:有的真相被权力遮蔽,有的被利益遮蔽,有的被道德观念和偏见遮蔽,有的被我们狭窄的生活圈子和集体无意识遮蔽。”

节目以3个记者为中心组成3个小组,柴静的“小虎队”是做调查性报道最多的。随后,柴静又做了一系列包括孙志刚案、华南虎照、汶川地震、虐猫事件等有影响力的调查性报道。“当你有一定知名度,大家就对你有期待,期待你的报道客观公正地反映事件的本来面目”,甚至把她和《新闻调查》称为“中国媒体的良心”。

《看见》栏目主编、柴静的老搭档范铭回忆说:“我们一起经历了《新闻调查》环境最宽松的黄金时期。那会儿的她剑气凌厉,一招封喉,人称‘铁血女战士’,娇柔之气一扫而空,她把她身上‘男人一般的理性和逻辑’发挥到了极致,让很多异性同事都自愧不如。每次前期联系采访时,我在电话里报出柴静的名字,感觉电话那头的有关部门传来隐隐的战栗,我都自认为很有‘效果’……我们带着甲亢般的热情一路高歌,尽兴淋漓地做了几年硬新闻。”

“看见”自身的蒙昧

2007年,陕西省镇坪县大巴山脚下,声称拍摄到野生华南虎的农民周正龙,坐在柴静对面,接受采访。“五十米之外,你能看到老虎的耳朵竖起来吗?”柴静问,“哎呀,那就讲不清楚喽……”采访过程中,真假难辨。

采访后,节目组发生了分歧。柴静发现,每个人审美和直觉不同,都可能有不同的判断,谁也说服不了谁。记者两手空空,只能靠一句话:“拿证据来”。就凭借这句话,柴静沿着逻辑链条向上追溯,采访了镇坪县林业局、县政府、陕西省林业厅以及相关专家,发现他们都没有实地调查走访的资料可以佐证。柴静问得很细,她觉得真相可能就在毫末之间。

节目播出时,时效性已过,但是反应强烈,“人们不会忘记没有答案的事情……人性本身想要了解万事原由”。节目播出三个月后,陕西省林业厅发出致歉信,称在缺乏实体证据的情况下,草率发布发现华南虎的重大信息。之后周正龙被警方证实虎照是用老虎年画拍摄。

柴静说,这次采访前,她不怎么“求实”,“喜欢四两拨千斤,弄巧卖智的思维方法”。求实是一种笨重的力量,记者的调查只能依靠证据,环环向上追溯,让逻辑自相咬合。“以这样笨重的气力,即使是一个小孩子,也可以挖掘出深埋在地底的庞然大物,这就是逻辑的力量,这也是求实的力量。”

柴静在书中记录下这次采访经历,题目叫《事实就是如此》。她写到:“以前‘新闻调查’老说启蒙,我一直以为是说媒体需要去启蒙大众。后来才知道,康德对启蒙的定义不是谁去教化谁,而是‘人拜托自身造就的蒙昧’。”

柴静说,新闻报道中要求的准确、客观、公正、平等、求实等这些观念,与人性中蒙昧的本能是相抵触的。所以采访才是“呈现而非评判,是认识而不是改造”,这是不断打破头脑中的思维模式才能完成的过程。“认识到自己的弱点,你才会对他人和这个世界有一份宽谅,我们不需要与谁为敌,我们只需要共同来解除我们身上的蒙昧,从中看见他人,看见自己……而社会的进步也就由一个个独立的人试图自我完善的过程中得来。”

分享:

一个非主流男主播的自白 播音主持人如何应对突发事件 记者型主持人的权威从哪来
音乐受众心理与节目主持 浅谈主持人的“三个代表” 对电视综艺节目主持人的语言
浅析播音主持的基本要求 播音主持培训之职场的语言表 各种方言分南北 学习播音主持
播音主持发声要求 归纳为以下 透视新闻节目主持人的风格差 浅谈一线记者的新闻敏锐与采

增城信息网 增城微博增城网站制作

新闻 | 招聘 | 求职 | 培训 | 嘉宾 | 专题 | 论文 | 视听 | 普通话 | 文稿 | 名嘴 | 金话筒 | 招生简章 | 校广播台 | 十大院校评比 | 配音联盟 | 院校联盟 | 培训机构联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