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
加入收藏
全国统一客服热线:400-636-2003 刊登广告 | 我要留言 | 用心吐字·用爱归音

中国播音主持网 > 主播人物 > 博客 > 内容阅读 -> 文章正文

撒贝宁:我与父亲的“恩怨情仇”

来源:央视博客 | 作者:悠然小卒 | 发表时间:13年04月25日 | 【加入收藏】 【我要举报】

如今,在父亲的调教下,我坐在了央视主持人的位置上,我想告诉他:爸爸,您当年的苦心没有白费,您那个爬高下低、“惹是生非”的顽皮儿子已经长大了。

父亲对我说以后你就叫撒贝宁

在回程的飞机上,我情不自禁地想了很多小时候的事情。1976年,我出生于广东的一个军人家庭。童年有一段时间我和父母过着三地分居的生活,父亲在广东工作,母亲在沈阳,我则在武汉的亲戚家生活。那个时候对父亲的印象很模糊,只是电话里一个颇有磁性的声音和每次相见时,扎人的胡须和没完没了的亲吻。

在四岁之前,我叫撒宁。四岁那年,妈妈在沈阳生下了妹妹,不久后,爸爸告诉我,因为妈妈给妹妹取的名字叫“撒贝娜”,所以,我也哥随妹名,以后就叫撒贝宁。对我的新名字,很多小朋友都说听起来像外国名。

他们说的时候我并不以为然,我想爸爸妈妈之所以要在我和妹妹的名字里都用上一个“贝”字,意思就是我们都是他们的宝贝。为了我和妹妹,1980年底父母都调到武汉工作,我们一家四口终于团聚了。

我从小就喜欢唱歌跳舞,在幼儿园上台表演从不怯场。父亲对我的这样的表现颇为得意,觉得我是得了他的真传。我的父亲十几岁时就已经是一名优秀的话剧演员了,在部队文工团的时候什么都能干,唱歌,跳舞,吹拉弹唱样样都能来一段,小时候我没事就去看父亲排练,觉得舞台上的父亲特别了不起。

崇拜归崇拜,私下里我对父亲却没有半点怕的意思。武汉有一句土话叫“七八九,嫌死狗”。我从小就好动淘气,幼儿园的老师甚至在我五岁时求我父母:“快点让撒贝宁上学吧,他在我们幼儿园影响其他的小朋友!”

有一次,我带着好几个小朋友去捉毛毛虫,害得他们回家的时候浑身都是被各种蚊蝇叮咬的包。一些家长找到幼儿园老师投诉。我父亲来接我的时候,老师又一五一十地讲给父亲听。看到父亲的脸色很难看,我想,回家肯定会挨揍。没想到,那天回家的路上,父亲还是和平常一样。等我提心吊胆地跟在他后面回到家里,父亲问我:你知道错了吗?我低着头小声地说:“知道了。”同时,抬起头来偷偷瞅了一眼父亲,出我意料,父亲和颜悦色地问我:“好吧,那你是想挨顿揍还是想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?”

我当然不愿意挨揍了,虽然我不懂得好好谈谈意味着什么,但我明白父亲对我的态度,就像是对待一个和他同样的大人,没有以大欺小。 听到我的选择,父亲笑了。然后,哇哩哇啦对我说了好半天。我现在是一个字都记不得了,但父亲给我的那份平等,却让我收藏至今。

父亲的巴掌

父亲那次恳谈,我到底还是没听进去。后来,我又因为捣蛋吃了一回大亏,正应了“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”,那一次父亲的巴掌结实地落在我的屁股上。

8岁那年,我带着妹妹和别的小伙伴到一个大游泳池边玩耍,一个孩子拉开了一个水泥盖,我们发现一个放水的铜水管阀门。我们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欢呼,充当孩子王的我更是勇敢地跳了下去想要拧开那个阀门,“叭”地一声,盖子砸在了我的头上,一阵剧痛之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,四周一片黑暗。

不知过了多久,我迷迷糊糊地听到了爸爸的声音,我面部三角区因撞上铜水管阀门,被拉开了一个大“V”形的伤口,伤口处鲜血直流。父亲一边气急败坏地打我屁股,一边飞快地抱着我到水龙头边冲洗伤口中的污垢――

父亲的巴掌不由分说地落在我的身上,狠狠地,利落地打了几下。那种疼痛和着伤口的疼痛,留在了我的记忆深处。我第一次知道了,要想生活得平安快乐,就必须遵守一定的规矩。

在后来的很多年里,我都会想起父亲的这次巴掌,我想这次父亲没有给我选择的机会,不是因为父亲不爱我。父亲的爱是坚硬的,他用那样坚决的巴掌告诉我,不守规矩的下场,只有创伤和承受。

父亲向我做“检讨”

1984年,父母从部队转业到武汉,我也转学到了武汉市红领巾小学。每天放学后,没事就到街上转,很快认识了一群10多岁的男孩子。他们无心向学,整天打台球赌钱,还抽烟。我像是一下找到了比我更淘、更能玩的偶像,不仅没觉得他们这样有什么不对,相反还觉得他们的样子很酷,偷偷地和他们玩在一起,甚至一个人躲在卫生间里尝试起抽烟的滋味来。

以前我怎么淘气父亲都会从宽处理,但是这次他一反常态地震怒了,狠狠地揍了我一顿,还带着我找到那些孩子,铁青着脸地告诉他们不准再找我玩;又找到那些孩子的家长,提醒他们要加强教育。后来听说那帮人中,有两人因为赌博盗窃被劳教了。人生的路虽长,但关键的只有那么几步。如果不是父亲的及时引导教育,我的发展不会这么顺利。

为了这件事,父亲还专门跟我谈了一次话,破天荒地向我检讨:“爸爸只顾工作,没时间陪你,爸爸也有责任啊!”

第一次“主持” 父亲是观众

从武汉一中保送到北京大学法学院,再被保研,然后毕业后分配到央视,也许我是别人眼中的天才少年,对我父亲来说却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。说起来,我现在和父亲是同行,子承父业,不是中国传统吗?我的父亲现在在湖北省电视台的电视剧制作中心工作。

父亲的鼓励助我成功

平时我的学习成绩很好,可小学考初中,我竟以0.5分之差没能考上市重点。爸爸也替我惋惜,但还是鼓励我:“只要你能吸取教训,机会还是有的,哪能遇到一点挫折就退缩不前呢?”我感到很受鼓舞,那以后,玩心收敛了不少,后来初中毕业时,终于考上了重点高中。

1994年,我作为文艺特长生被北京大学法律系录取。到了大学,我已过了顽皮的年龄,当然不再淘气,而当年一直被父亲小心呵护的活泼好动的天性则保留了下来。我成了学校里的活跃分子,各类活动都尽量参加,特别是演讲比赛几乎场场不落,被人戏称为“演讲专业户”。

我想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大四快结束时,中央电视台“今日说法”栏目到学校招聘,老师才极力推荐了我。若是父亲当年对那个顽童横加打击、声色俱厉的话,我在大学里怕也不会有什么声息了。如今,在父亲的调教下,我坐在了央视主持人的位置上,我想告诉他:爸爸,您当年的苦心没有白费,您那个爬高下低、“惹是生非”的顽皮儿子已经长大了。

在那次改变我命运的央视主持人大赛上,有一道题目是自己制作一期节目。我准备到湖北采访两个被遗弃小女孩的故事。想到自己父亲拍了多年电视剧,就打电话听听他的意见。父亲果然有一套,教我怎么抓住人物的内心,如何把一个故事讲得更生动。这是上大学以来,我第一次就“业务”内容向父亲请教,父亲毫无保留的传授,让身在北京的我真想离他近些再近些。凭着父亲告诉我的经验,我把一个血淋淋的案子,拍摄得就像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故事,而受害者,仿佛就是邻家小女孩。这个透着成熟之风的作品,自然是为当年那个尚未出校门的25岁的研一学生增了不少分。我脱颖而出成为大赛冠军。当我在接受鲜花和掌声时,我多想告诉父亲,这些也是属于他的。多年来正是因为他的言传身教,才有了我的今天。

是同行更是父子

真正和父亲做了同行后,我们之间反而很少谈论工作上的事情。主要是我工作学业太忙。有一段时间,因为工作和学业矛盾太大,一方面作为北大保送的研究生一二年级课业繁重,另一方面,《今日说法》作为一个新开的栏目竞争也相当激烈。我的理想是成为一个法治工作的宣传者,二者都是我的所爱啊,鱼和熊掌我都想要。但是一个人的精力实在有限,每天恨不得变出48个小时来,还不顶用。

我没有把自己的烦恼跟父亲说。因为我觉得我是一个成年人,应该有能力去面对了。父亲也没有在电话里过多地追问。只是每次打电话来说,这些时晚上是不是没有休息好,看到你的黑眼圈了。也只有我的父亲,才能从我的节目里听出我的感冒,听出我的心情好坏来。父亲在电话里和我谈话的内容还包括关于我服饰的搭配,演播室的灯光。我不得不感叹父爱的伟力。它能让一个原本粗犷的男人变得无限细致起来。

去年,我终于完成了研究生学业,并如愿以偿地进入了中央电视台,成为一名正式员工。虽然比原定计划晚了两年毕业,但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家里人时,竟听到父亲在电话里说话的声音有些微微发颤。

不知何时起,父亲对我依恋起来,家里重要的事情都会和我商量。比如妹妹大学毕业后,适不适合到北京去发展?如果去,做什么?我知道,这些事情,作为一家之长的父亲是可以做主的,他问我的想法,只是他有意让我感受到家庭的责任罢了。

现在,我和父亲的对话,更多的是两个男人之间的对话,更像朋友的那种。

分享:

一个非主流男主播的自白 播音主持人如何应对突发事件 记者型主持人的权威从哪来
音乐受众心理与节目主持 浅谈主持人的“三个代表” 对电视综艺节目主持人的语言
浅析播音主持的基本要求 播音主持培训之职场的语言表 各种方言分南北 学习播音主持
播音主持发声要求 归纳为以下 透视新闻节目主持人的风格差 浅谈一线记者的新闻敏锐与采

热门文章HOT


增城信息网 增城微博增城网站制作

新闻 | 招聘 | 求职 | 培训 | 嘉宾 | 专题 | 论文 | 视听 | 普通话 | 文稿 | 名嘴 | 金话筒 | 招生简章 | 校广播台 | 十大院校评比 | 配音联盟 | 院校联盟 | 培训机构联盟